耳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地方政府断了财路

发布时间:2021-01-21 14:02:47 阅读: 来源:耳坠厂家

地方政府断了“财路”

地方严重缺乏债务自律  在经济发展冲动过盛之时,赋予地方政府过大的发行债务权力,风险过高。如在“完全自主”的情况下,地方完全可能将地方债务投入到利润更大的金融及金融衍生品领域,为了面子而大搞“楼堂馆所”领域建设,这对地方债务将是一种巨大风险。事实证明,一些地方严重缺乏债务防范能力和自律意识,在逐年提升的债务数量之下,一些地方已经面临严重的“偿债不能”问题。据了解,中部某省有一个地级市,市直政府债务总额达30.62亿元,相当于2007年市直财政一般预算收入的7倍之多。如果按市直行政事业单位在职人员2.6万人 (即行政在编人数)计算,人均债务近11.8万元,若按人均年工资2万元计算,需要6年不发工资才能还清政府债务。类似的借贷风险给政府背上沉重包袱的教训必须避免,也只能从真正“收权”上才有可能避免。  (毕晓哲)  地方发债让人不放心  其实“地方各级预算按照量入为出、收支平衡的原则编制,不列赤字”,一直是现行预算法的基本规定。“预算法修正案草案规定地方政府不能举债”,严格来说不是什么新规。问题在于,按照这一规定,地方政府本来应该是举债无门的;可事实上,各种间接举债行为依然较为泛滥。据悉,目前全国至少有数千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上到每个省,下到每个县,几乎都有融资平台。  如果说允许地方政府直接通过发行债券、市政债等方式筹资是“开前门”,那么目前大量存在的地方投融资平台 、各类投资公司,以及地方政府对各类贷款的变相担保,无疑要算是“走后门”。如果严格按照现行预算法“不列赤字”的禁止举债规定,这些“走后门”的行为显然也是不应该存在的。否则,“不列赤字”的法律规定很容易架空。  (舒圣祥)  断了“财路”,事权何以保障?  在楼市调控看不到边,土地财政仍然低迷的情形下,禁止地方政府发行债券、不列赤字,对于背负超10万亿元巨债的地方政府来说无异于“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仅仅还旧债、“三公” 开支、“维稳”这三根“稻草”,就足以把“骆驼”压垮。地方政府总是要运转的,不列赤字不发债,地方财政当从何处“突围”?毫无疑问,必须有一套替代方案,来解决地方政府财政困境。其中有两点需要顶层斟酌,一是财权与事权的匹配更科学,给地方政府更多财权,是为开源;二是机构改革、政府瘦身,降低行政成本,是为节流。  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地方政府正在深陷“吃饭财政”。机构臃肿,超编严重(别说普通行政人员 ,一个市十几位副秘书长的怪事也屡见不鲜),直接拉高行政成本,跻身世界前列;再加上不加节制、触目惊心的“三公消费”,遂使地方财政不堪重负。假如这道难题无解,哪怕地方政府“多收三五斗”也堵不住这个“无底洞”。  (广报)  政绩考核不改,地方举债不止  中央政府必须尽快完善对地方政府的行政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现有以GDP为主导的激励方式应让位于能够凸显经济社会持续协调发展的系统性激励方式。  同时,应按照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准则修正现有的财政管理体制。地方政府面临的财权- 事权不匹配格局是引致其融资举债的重要因素,应通过财权适度下沉和事权适度上移来实现地方财政收支的相对均衡,尤其要在淡化土地财政的基础上探索地方政府稳定的财政收入来源。  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为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而融资举债不能全盘否定和完全取缔,但地方政府融资举债的动因、规模、使用取向、偿债方式、最终效果等必须规范化和透明化。由于当地居民是地方政府融资举债的“后果”的最终承担者,因此在强化自上而下监管体制的同时,必须将当地居民自下而上的监管更有效地引入到地方政府举债的全过程。  (高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