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坚持公立性不动摇

发布时间:2021-01-05 11:57:55 阅读: 来源:耳坠厂家

坚持公立性不动摇

■本报记者张思玮   “别人在建高楼时,也许我们还在打地基,但是我们的观念要与别人在同一起跑线上,甚至更前……”广州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又称华侨医院)院长黄力始终有一个梦想:力争在“十二五”期间,医院的整体医疗水平能跃居省内乃至全国三甲医院的前列。   特点并非优势   坐落在广州市天河区的华侨医院,可谓应改革开放而生的产物。   1981年,为顺承海外华侨及港澳台同胞回国就医之需,经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承志倡议,国务院特批在广州成立华侨医院。   当时,中组部调集全国一批知名专家到医院工作,华侨医院虽“出身高贵”,但一切也得从零开始。   建院30年来,广州华侨医院经历了创业、稳步发展和快速发展三个时期。“特别是最近5年,在各级领导的支持和关怀下,以及几代专家和全体员工不辞辛苦的付出,医院进入了快速发展轨道。”黄力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如今,一栋建筑面积在近8万平方米的医院新大楼即将投入使用,届时开放床位将达到1800张。   华侨医院能走到这一步,也许在别人眼里并不值得炫耀。但在黄力看来,却实属不易。   “因为华侨医院受国侨办直接领导,而国侨办既不属于教育单位,也不是卫生管理单位。所以,国家正常财务渠道卫生事业专项经费几乎到不了我们这里。”黄力说,在过去30年的发展过程中,华侨医院得到中央和省级财政资金的支持十分有限,基本是自力更生。   并且,由于当时国家只给华侨医院500张床位的规模,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医院的发展。   但即便是在当时仅仅4万平方米的规模上,华侨医院在近5年却实现了总收入翻两番的惊人业绩。“当然,这离不开我们在前两个阶段打下的良好基础,同时也与调整发展思路,优化内部结构等措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黄力说。   与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相比,广州华侨医院并不具备良好的历史传承。“我们医院是集五湖四海的学术思想、文化于一体,但却没有形成自己的传承文化。”黄力直言不讳。   “所以,只能说这些是我们华侨医院的特点,但并不是优势,或许可以说是我们的劣势吧!”半带幽默的言语,体现的是黄力对医院整体情况的把握。   调结构建平台   如果说医院的“天生缺陷”无法回避,那么后期的调整则显得尤为重要。   华侨医院走过了30年的风风雨雨,的确有一些学科也走进全国、省内的前列。但黄力认为,医院在整体规模上仍需要花大力气去建设,特别是一些高端技术、名医培养以及学科指标性建设等方面。   如今,站在“十二五”这个关键的节点上,黄力经常把建设“两个大楼”挂在嘴边。“第一个大楼就是我们即将投入使用的新大楼;而第二个大楼是‘学术大楼’。前者侧重空间,后者更强调内涵。”   黄力心里十分清楚,提升医院的学术影响力,绝对不会像盖大楼那么简单。“也许你资金充足,各项规划手续都弄好,就可以盖楼。但建设良好的医院学术氛围,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其实,早在做华侨医院副院长的时候,黄力就考虑过这件事情。“那时候,引进人才几乎都不敢想,能留住现有人才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现在新大楼即将启用,黄力认为有“底气”谈人才培养的事情了。“没有梧桐树,怎能引来金凤凰?”   而人才引进后,医院最需要做的事情便是提供人才成长的土壤。自去年开始,华侨医院每年都把业务收入的1%~2%作为科研人才基地学科建设的专项经费。   此外,每年医院都会安排医生、护士到国外实践学习,带回国外先进诊疗思想的同时,也传播了医院的声誉。每周,医院还会组织一些学科带头人在医院内部进行交流,把医生自己成长的目标同医院学科发展相结合,进而实现协同效应。   当然,也有人把医院提升学术建设认为就是发论文。对此,黄力表示,医生的首要职责就是看病救人。“再会写漂亮文章的医生,如果连基本临床都不懂的话,也不能称之为合格的医生。我们期望医生的科研思想来自临床,最终能服务临床。”   公益性优先兼顾各方面协调发展   “医院的发展政策、资金、技术固然重要,但坚持正确的办院方向,兼顾各种医疗资源的协调发展是医院现有体制下的经营之道。”谈到如何保持公益性的同时兼顾各方面协调发展时,黄力如是说。   比如,医院在学科建设上,黄力主张有所为与有所不为。“我们的腔镜外科全国有名,很多北京、上海大医院的医生都过来观摩,这就是我们的品牌。”   此外,黄力还非常重视对医疗市场的拓展。“现在各大医院都是人满为患,我们尝试与周边的中小医院建立联系,扩大医院的外围影响力。同时,优化自身的分配和激励结构,这样才能保证在比别人差的空间和硬件条件下,实现快速增长的目标。”   对于近期相关试点医院实施的“取消药品15%加成,解决看病贵”措施,黄力并不看好,“最终效果可能是微乎其微”。以华侨医院为例,每年的药品采购量是2亿~3亿元左右,加上15%的提成后,如果是2个亿就约多出3000万。   “这貌似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但是如果医院每年的诊疗量在100万人次左右,平均到每个人只有30元。显然减掉15%提成后,对缓解病人看病贵作用不大。”黄力觉得,以取消药品加成缓解看病贵的措施,或许只是个美丽的传说,治标不治本。   但毕竟目前国内的任何一所公立医院,政府都没有实施完全性拨款,多数都是人员的差额拨款,而这就势必导致医院要想获得生存,要有一个额外的渠道。   黄力认为,降低药品价格应该在药品流通环节做文章。“我有时候特别困惑,为什么我们医院不能直接与厂家联系,必须要通过药品流通公司呢?如果把药品的中间环节去掉了,让价格回归到最初药品出厂的合理利润水平,也许药价就真的会降下来了。”   “不管未来怎么改革,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立性坚决不能动摇。”黄力对华侨医院的未来之路充满希望。   黄力广州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华侨医院)院长,现任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委员、中华放射学会神经专业组副组长、中国抗癌协会神经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等职务;还担任《中华放射学》、《临床放射学》等多家专业杂志的编委。   对中枢神经系统影像诊断有系统深入研究,特别是在脑缺血性疾病、脑肿瘤性疾病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形成了鲜明的学科特点。近5年来在国内外专业杂志发表论文30余篇,主编、参编专著5部。主持多项省、部国家级课题,其成果:fMRI在脑缺血性疾病及相关脑退行性病变中的应用研究获得2008年广东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   《中国科学报》(2012-08-28B3健康周刊)

焦作工业设计

乌兰察布产品设计

甘孜工业设计

外观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