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十九[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7:40 阅读: 来源:耳坠厂家

十九、那日,更所谓纠结

“怎么了?小姐,你有什么事不明白吗?还是,小佳有什么事不清楚,大声说出来嘛,不要紧的。呵呵。”月月的再次调侃,让我不由的皱了下眉头。“好了好了,小姐,你也别这样啦,大家一起坐下来吃吧。”

或许我该庆幸月月的见好就收,我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冤家路窄。“那个天宇,要不也坐下来,一起吃吧,这顿我请。”比起不学无术到处混的萧子越,我还是希望小佳和赵天宇在一起。

“额,不不不,你们吃吧。”可能是感觉到自卑了吧,但人生又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看着他在那里推辞,一脸的委屈,不禁让我有点心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小佳,希望她能说句话,可是小佳似乎一点也不屑。

也是,得不到的东西或许在他们心里才是最好的,容易得到的,却不懂得珍惜,怜惜的看着天宇“坐下来吧,没事的。”哎,但愿天宇不要变成宏达那样就好,眼睛一蔑,就看见一双火辣的眼睛瞪着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宏、宏达。你也在这啊。”

“看你这样子,是不想看到我咯。”他眼睛瞄向天宇,而月月的脸色也随之一变。“怎么,不是说喜欢林晨那样的,什么时候换口味了?”

小佳一看我的脸呈现龟壳状,立刻站起来。“你谁啊。”

“小佳,坐下。”眉头微皱,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些误会。“他是宏达,我说过的。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他倒是没有一点推脱,直接坐了下来。“天宇,你也坐下来吃吧,看你这样,忙了一早上了吧。”

“恩。”蚊子般的声音,听的心里痒痒的,哎~一个大男生的,用得着这样么。

小佳白了一眼宏达,却忽略了月月的敌视,看来,月月还是喜欢他的。“天宇,十笼小笼包。”天宇跑到前面去,一趟一趟的递过来。终于看他坐下来。我拿了一笼放在他面前。“天宇,你是怎么看上我们家小佳的。说说看啊。”故作八卦的靠上去,试着用这种方式缓解刚刚的误会。

果然,宏达的脸色立刻好了起来,拿起一个小笼包往我嘴里送。在小佳吃惊的眼神和月月皱眉中,我愣住了,刚要躲开就被小佳一推,嘴唇触碰到包子,也就干脆吃了下去。宏达看起来很满意我的举动,拿起包子开始吃,一脸趣味的看着天宇。

“喂,雅琴,你不用这样吧。”小佳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对我翻白眼。“我都说了,我喜欢的人是子越,以后不要给我说这个了,要不然我翻脸了!”小佳根本没有顾忌此时天宇那原本红润的脸变得苍白。眼中已经漂浮着泪光。

不忍的看了一眼天宇,那句对不起,怎么也说不出口。“小佳,我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你啊,萧子越是我男朋友,你当小姐是朋友么?当的话还和我抢!”月月右手握拳,左手死死拽着萧子越的衣角。

“呵呵,我当雅琴是我的嫂子,你什么都不是啊!还有啊,名听过吗?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你都称作雅琴是小姐了,你是不是应该改口叫我小姐啊!”小佳似乎有点得理不饶人。

“什么?嫂子?”无奈,宏达这个时候进来插足干嘛啊。

“对啊,诺的女朋友,不是我嫂子是什么,不过呢,我是支持你追雅琴的,至少别让那个虚伪的林晨追到!”小佳的眼底闪过恨意。我明白,她太在乎诺了,在乎到无法自拔。在乎到他所在乎的,她也要好好的守护。“好了,不说了,包子都凉了。”

一餐饭下来,感觉就是自己在造孽啊,干嘛没事来这间包子铺。脑子上挂着三颗汗珠,勉强的吃完了这顿早餐。“老板多少钱?”

“45块”天宇的妈妈走过来,开心的数着上面的笼数。

付了钱,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小佳,我们走吧。”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我和你们一起。”宏达二话不说就站在我身边。“小佳是吧?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他奸诈的看着我,明明知道小佳讨厌晨,当然不会不同意他跟在我身边了。

果然,小佳只是淡淡看了我们一眼,自己先行走了出去。“子越,你要不要一起来呀。”然后回头猛抛媚眼,抛的我一身的鸡皮疙瘩。

萧子越一愣,随后堆上满脸的笑容“如果月不介意的话,我很乐意。”隐隐约约,我似乎看见了他嘴角的讽刺,然后他又满不在意的看向月月。这个男的,为什么在我眼里变得这么奇怪,他如果说是月月的男朋友,至少在月月面前,应该做出很在乎月月的样子,但是此时,为什么他更像一个旁观者?

宏达看我一直盯着萧子越,拉了拉我的衣服。意识我该走了,我再看了一眼正在对持的月月和小佳,他们似乎都忘了,那个男子的存在。“小佳,我们走吧。”一个跨步,挡住了月月和小佳的视线。面对着小佳“这好歹是别人店里,给店长留点面子好吗?别闹了。”用着只有我们两听得到的声音说。

“我闹?要不是这个女的,我会闹么!雅琴,你不要胳膊肘往外拐好不好。”她突然的大声,把我吼在了原地,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回事。“刘月,你给我记得!这个男的,我要是没有抢回来,我的闫字就倒过来写!”然后把我往后一推,虽然力气不是很大,但在迷糊中的我,还是义无返顾的向后退了几步。

身后的宏达把我扶住了。“呀,怎么这么大的场面。”晨堆着满脸的微笑进来。我们几个全部都镇住了。他怎么来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所有人的样子,眼睛停留在了萧子越身上,他现在的表情。。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捂着嘴巴。“怎么了,雅琴。”晨走到我面前,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刘海。

“拿开你的脏手,表哥的死我还没有和你计较呢!”小佳毫不客气的拍掉了他的手。“你还和刘月秘密商量什么东西,摆明了刘月和你是一起的。只有雅琴这种笨蛋才会认为刘月是自己回到她身边的!”

我的眼睛一抽,我很笨蛋么。。讯问一样的看了看宏达,看着他肯定的点点头,我那个心啊,拔凉拔凉的。“小佳,别说了,我们走吧。”看着人越来越多,店里吃东西的人越来越少,心里相当不是个滋味。

这回小佳倒是没有说什么,白了一眼晨,先走了出去。然后很不耐烦的说“快点啊,磨蹭什么呢。”我和宏达便也相续走出了那个包子店。有些的无奈。但是刚刚萧子越的表情,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小佳,你再对萧子越执迷不悟了好不好?他真的不是和你!”走了一段路,我上前拉住小佳,让她和我对视。“你知不知道,萧子越,他是…”

小佳直接打断我的话“雅琴,你能不能不要再说这个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喜欢子越,为了他什么都会做!就算他喜欢的不是我,我也不会介意。你懂吗?”我微微低下头,眼睛里满满的无奈,却被她这一番话,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你们慢慢逛,我心情不好,先回宿舍了。”她叹了口气,背对着我挥了下手,似乎告诉我,不要跟着她。

“好了,干嘛老是多愁善感的。”宏达拉着我的衣袖,不管我是不是自愿的,他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我的眼睛却一直没有移开小佳的背影。对朋友,我真的可以掏出心来,可是为什么,每个朋友,都那么不相信我的话?“我想想,现在去哪里逛逛。”

我也忘了当时我和宏达去了哪些地方,脑子里一直乱糟糟的,忘不了那个让我吃惊的画面,温柔的微笑,痴恋的目光。现在想想,心都有点针扎一样的疼,小佳、月月,真的不值啊!

‘叮、叮、叮’接起电话“喂,你好,哪位”

“在想什么呢,难道没有来电提醒么。”那边传来一阵的不满,方知。。。宏达这个妖孽来了。

“额,有的,宏达,怎么了?”忍不住的冒冷汗,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那边沉默了,我的心也慢慢的往上升“雅琴啊,今天貌似要上课啊,为什么,教室里,找不到你呢。”

‘啪叽’我的心碎的声音。然后整个宿舍传出我的吼叫声“什么!上课!”眼角抽搐的看着对面床上,睡的正香的小佳,我那个心,不,我那个碎了的心啊,再次破裂了。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