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台湾高铁已经是个世界级的笑话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1:54:11 阅读: 来源:耳坠厂家

台湾高铁已经是个世界级的笑话

历时四年半,花费至少五千亿元以上的台湾高铁,已在台湾西部由南到北画出一条长达三百四十五公里的巨龙。台湾高铁董事长殷琪始终说她有「百分之四百的信心」, 明年十月底高铁通车。

可是,原订今年十月开始进行的动态试车,却一延再延,迄今无定期;而因为更换系统违约,台湾高铁日前确定将赔偿欧洲高铁联盟新台币二十一亿元和解,列车还没开 动就先亏一大笔钱。

接口?格专家预警

更糟糕的是,由于高铁将日本新干线系统与欧洲高铁系统混用,各种危及行车安全的技术问题纷纷浮现,让高铁成了超危险列车。

技术支持台湾高铁将近五年的日本「JR东海」的台湾小组领导人田中宏昌,最近在日 接口等隐藏种种危机,言明「JR东海不会介入不认同的系统,在新干线没经验的系统, JR东海也不会支持。」颇有全面退出的意味。事实上,JR东海总部内临时编组的台湾 小组里,许多人已归建回原单位。

由于事态严重,本刊在二十九日特别赴东京采访在日本铁道界一言九鼎,近十五年来也是台湾交通部顾问的铁道权威斋藤雅男。他直指,其中最可怕的是「interface(接口)不同,全球很多铁路事故都是因为接口不同引起的。」六年前,德国高铁曾发生 百人死亡的重大事故,原因只是小小的轮胎磨损,台湾高铁却存在接口?格这么重大 的问题,会发生多大的灾难,实在令人不敢想象。

政治介入日法分食

八十五岁的斋藤四十年前参与建立日本的新干线系统,到过台湾超过一百次,为铁路电气化和高铁规划设计,台湾高铁第一组700T型列车今年五月运抵高雄时,他还上台接 受模型的「龙头」。

斋藤在新干线东京车站月台上感慨地指出:「台湾高铁大楼里的那些欧美工程师,根本没有人懂新干线」,「日本新干线是以技术做考量,台湾的高铁却是以政治做考量。」他大爆内幕证实,当年日本会去抢台湾高铁,是因为经济不景气,日方以让李登辉来日本,交换台湾高铁的商机来「拯救铁道车辆制造商」。

高铁的机电部分最初是采欧洲系统,经过这番运作,改由日本三井物产等七大商社所组成的「台湾新干线株式会社」(TSC)取得,再请JR东海提供技术支持,但因主体 是欧洲规格,以致在日本系统里,竟然混杂近三成左右的欧美子系统。这个「日法战争」 利益分食、政治黑幕中诞生的怪物,高铁自欺欺人地称它为「best- mix」(最佳混合), 但专业人士却讽刺它是「bad-mix」(最糟混合)。

被批外行殷琪协调

二年前,殷琪去JR东海的名古屋本社拜访时,JR东海清楚表明立场:一、 Best-mix绝对 不可行;二、如果要准时在二○○五年十月通车,鉴于时间急迫,最好完全照抄东海道 新干线;三、要重用台湾人工程师;四、JR东海能够支持的范围仅止于和东海道新干线 功能相同的部分。

但殷琪并没有理会,由于台湾高铁是日本新干线第一次的海外技术输出,日本人深怕这样下去会砸了新干线的招牌,因此不断预警,殷琪还是未重视。曾和殷琪接触过的 斋藤说,在高铁的技术问题上,殷琪是「外行的,局外人,对JR东海多次提出的问题 好象不很在意。」

直到今年九月,JR东海下了最后通牒,再度提出二十多项技术问题,重申若这些差异未解决,不可能继续支持台湾高铁,殷琪才感受到双方关系的紧张,她近几个月都去 日本,和JR东海沟通协调。

独厚法商日方气闷

但另一方面,殷琪却仍雇用六名法国国铁的顾问,及约二十名左右的法国国铁驾驶加入台湾高铁,把赴日受训回台的驾驶冷冻起来,针对系统混杂也没有更实际的解决办法。斋藤告诉本刊,JR东海和日本厂商对台湾高铁「已气到喉咙,只差没有骂出来」。 JR东海曾一度考虑举行国际记者会,对全世界说清楚他们不愿再对台湾高铁的技术支持部分负责任,以维护商誉。但这等于和台湾高铁撕破脸,JR东海不想决裂,才会由田中昌宏发表论文。

「JR东海现在其实是进退两难,如果退出,在民间庞大压力下,JR东海社长以下的人都 要被砍头!」斋藤透露,近几个星期中,已有日本掌管铁路的官员,低调到台湾了解内 情,「如果不好好处理,一定会变成国际事件,导致台日关系恶化」。斋藤十分严肃地 强调,补救之道是赶紧试车,取得资料资料;检查各项土建工程、基桩是否落实

关键器材台湾没买

他说,台湾和日本都多地震、台风,隧道、桥梁也多,法国高铁却没这些经验。日本新干线有一个地震早期报知系统(UrEDAS),台湾高铁却连买都没买;日本新干线的 通信系统是走电缆,可以防止遇到隧道或班次密集时,可能漏听重要通讯,但欧美工 程师设计的是在隧道中效果不良的数字无线电通讯。

还有,轨道上最关键的转辙器「叉心」(crossing),台湾高铁采用的是铸铁,不是硬 度较强的钢锰合金。铸铁要花较多的心力维护,而且寿命只有钢锰合金的一半,不注 意会断轨造成重大事故,「但台湾高铁连检测维护轨道用的高速轨道检测车(简称Dr.Yellow) 都不要买。」斋藤觉得不可思议地说。

在保全系统(ATC)上,斋藤提到,列车时速愈高时,驾驶员的视野会愈来愈窄,以台湾的条件,很容易漏看目前打算采用的法国系统号志标示(立在轨道旁,与捷运及 台铁相同),万一前面有状况,根本来不及反应,但日本新干线的ATC讯号是直接传入驾驶室,可以立刻反应。

训练人员无所适从

日本新干线出入车站时,车长一定从车长室伸头出来看全月台,确保安全,并做确认手势后才会开车门,但现在的700T型车辆却让车长室窗户紧闭,变成靠驾驶来确认。

至于号志系统,新干线是单向,但台湾高铁采用欧系的双向,使控制变得复杂困难, 殷琪找了三个法国国铁的专家来了解,法国专家问高铁的工程师:「你们为什么选用 这么复杂的系统?」台湾工程师反问:「这不是你们设计的吗?」法国专家竟回说:「我们早就不用了。」

系统混杂让高铁内部也无所适从。JR东海要训练台湾的驾驶及乘务人员都不知如何训练,列车运转手册也不知如何写,而像车站间的轨道是日本式,车站内的轨道却是德国式,二种轨道行驶的要求及动作都不同,试车人员根本不知要怎么试。

事实上,除了机电系统,目前高铁已接近全部完工的土木工程也危机四伏。包括云林以南地层下陷造成高铁高架桥墩下沉;边坡用种草的生态工法,可能导致泥土流失而 倾覆轨道,甚至因土块高速撞击而翻车;高铁苗栗沿线路段的地基则明显沉陷。

施工粗糙基座下沉

斋藤指出,云林以南部分路段下沈,未来列车经过这里,轻则车体晃动,重则出轨翻车。而嘉南大圳还未完成前,当地是像沼泽的软地盘,若高架桥水泥基桩未检测,地震时一定大伤亡

目前台湾高铁已经是个世界级的笑话。查阅:已获批28个城市的轨道交通线路规划详解图(更新中)查阅:2012年全国各省市城市轨道交通项目概览(更新中)查阅:城市轨道交通中标企业

裸体美女图片

美女裸体图

美女大全

性感美女照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