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父亲得白血病儿子欲放弃上北京大学读博士《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19 11:06:27 阅读: 来源:耳坠厂家

江贤洋和生病前的父亲(江坚洋/供图)

照片上是上大学前,江贤洋幸福地靠在父亲身边,在老家三明市尤溪县联合乡联合村大树前的留影。那时,父亲是江家六口的支柱,17年如一日,在深山里帮人割松脂,供三个儿女读书,还有一个病重老人要看病。

如今,江贤洋已是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飞行器动力工程系大四学生,被学校免试推荐到北京大学直接攻读博士,但父亲却不幸患上白血病。为救父亲,江贤洋想放弃直博北大的机会,提早工作筹医疗费。

最终,父亲将江贤洋“赶”回了西北工业大学,但江贤洋的心,依然在尽孝道和完成梦想之间纠结……

父亲:每天天不亮深山割松脂

昨天,记者来到协和医院血液科,走近41区32床,一个长发女生正陪病床上的男人读着一张便条:“和父亲大人汇报下,今天,我拿了奖学金一万块钱。您一定要安心养病,钱方面没有问题,我们一起加油!……”

女生是江贤洋的大姐江玉丹,福建师范大学研究生一年级。她说,弟弟在这里照顾了半个月,本已打定主意草草了结本科学业,开始找工作赚钱,不再继续攻读博士,但在父亲“训斥”下,不得不回了学校。

“回校前一个晚上,弟弟写了一百条的便条贴,每张都写一句对父亲鼓励的话。”江玉丹说,他不放心父亲,交代她每天撕一张读,开解父亲。

今年9月,就在江贤洋自信满满地等待北大博士录取通知时,47岁的父亲却突然被确诊为白血病。9月29日凌晨,江贤洋赶到协和医院时,父亲因为严重的口腔溃疡已几乎不能说话。得知儿子有可能到北大读博时,父亲还是欣喜地竖起了大拇指。

“爸爸一辈子那么辛苦,怎么会得这种病?”看着憔悴的父亲,江贤洋哭了。

为供三个孩子读书,17年来,父母一直在深山里帮人割松脂。林场离家6个多小时路程,母亲跟着父亲,在山里用木头和塑料布搭了个窝棚。

每天天不亮,父亲就带上萝卜干、隔夜的米饭和水进山开始一天的劳作。割松脂要爬到松树上去,好几回,父亲都从树上跌下来,有一次,手还被树枝穿透。

虽如此辛苦,每年的收入也只有2万元左右,仅够姐弟3人上学和生活费用,但就这样,江家供出了三个大学生。

儿子:靠奖学金、设计赛奖金读完大学

江贤洋姐弟三人从小都很懂事,随父母过着节俭的日子。

“暑假是别的孩子最高兴的时候,但在我的记忆里,却是最苦的时候。”江贤洋说,从小学四年级起,每到暑假,他就和姐姐到山里帮父母一起割松脂。住窝棚,晚上靠蜡烛照明,一下雨就漏雨,床铺和米袋都湿了。

大学期间,江贤洋也特别节省。辅导员顾振芳老师说,经常看见江贤洋穿同一件衣服,吃饭也常常只买一份1块钱的豆腐、豆芽和一份8毛钱的米饭。

“上大学,家里掏空了口袋,只有5000元,离要缴的学费还差3000多元。”江贤洋说,大一的时候过得很艰难,靠当地企业资助,向学校贷款,才把学费给交齐了。大学期间,他每年都获得一等奖学金,还参加了6次飞行器设计比赛,多次获省部级以上奖项。大学四年,他是靠奖学金和各种比赛的奖金读完的,几乎没再向家里要过钱。

梦想和孝道的纠结

这些艰难,江贤洋都觉得“有啥大不了”,他说,什么也阻挡不了自己的航空梦。

小时候,听国防广播,看见气球从天上飞过,江贤洋便对蓝天很向往,大学报志愿时,前3个志愿都是航空航天院校。“我梦想将来为国家的航空航天事业做点贡献。”江贤洋说。

大学里,江贤洋每天早上五六点就起床,晚上一两点才睡觉,一边学习功课,一边准备各种专业竞赛。

因为成绩优异,今年,经过申请、复试,他获得了北大航空航天系流体力学专业免试直博的资格(即不用读硕士,直接攻读5年博士),目前已被预录取为北大直博生。下一步,只需大四课程成绩通过、毕业设计良好、体检通过,即可直博北大。

“能直博北大,非常不易,他们专业只有他1人获得资格,全校也只有5个人。”西工大航天学院党委副书记乔彩燕说,明年6月会公布录取结果,以江贤洋的情况应该没啥问题。

但这一次,江贤洋第一次感觉“纠结”:是继续梦想,还是放弃读博直接就业赚钱给父亲治病?

治病:骨髓移植需50万元

据主治医生李乃农副主任介绍,江贤洋父亲患上的是单核细胞白血病,目前已和江贤洋姑姑的骨髓配型成功。顺利的话,骨髓移植费用需要30万~50万元,“存活几率可达40%~50%”。

第一个疗程已花了10多万元,新农合报销了2.47万元。江贤洋的大姐师范毕业后,在农村支教了3年,今年刚回到学校读研。二姐大专毕业后,在一家织带厂工作,每月工资不到2000元。为筹集第一个疗程的费用,全家已经借遍了亲友。

江贤洋的学校和他所在的航天学院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给江贤洋争取了学校最高的一次性贫困补助3000元,并号召师生为江贤洋父亲募捐,学校有关领导、老师、同学甚至家长都纷纷捐款。目前,捐款已达10.6万余元。

但这些,距30万~50万元还差一大截。

亲友:我们不会让他放弃家人、老师和同学都不支持江贤洋放弃读博的机会。

“我们不会让他放弃的!”不少同学认为,江贤洋应该坚持读完博士,才是对生病的父亲最大的告慰和最大的孝道。同学吴东哲、张帆说,同学们会继续想办法帮助他。

“他是我们家最优秀的孩子,我不希望他为了爸爸的病,放弃自己的前途。”大姐江玉丹在电话里哭着跟记者说,“钱的事情,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不能放弃,不能因为我放弃……”听到儿子有放弃读博的念头,父亲哽咽。

江贤洋也惆怅地告诉记者:“其实我不想放弃直博北大,但是我更不想放弃爸爸,他才47岁……”

“以他的能力,读完博士后,会对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西工大航天学院党委副书记乔彩燕说,学校不会让他放弃读博的机会,“他才23岁,这些家庭的困难,不应该由他弱小的肩膀来承担,我们呼吁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帮帮这个优秀的孩子。”

令集征

两地联动筹集善款

本报与陕西西安媒体华商报将强强联合,推出系列爱心报道,一起关注江贤洋一家的故事。如果您愿意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江贤洋一家,请拨本报热线968111联系。(记者 江方方 包华)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