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那一年的失利谁的错[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1:57 阅读: 来源:耳坠厂家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让人放心的孩子,用爸爸妈妈的话来说,就是:“如果老大也能像她一样听话,那我们可就省事多了。”所以,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就是因为有他们的爱。

或许是老天爷嫉妒我,它把不幸的因子一点点渗入我的生活,让美好的日子一天天慢慢塌陷。

爷爷跟奶奶本来不和我们一起住,可是有天,奶奶突然中风不能动弹,老爸就把两位老人家接到了我家,这并没有什么,可是在农村,家里都会分家的,照看老人的事情同时分给几个儿女,奶奶分给了大伯,而照顾爷爷的担子则落到了爸爸的头上。不知为什么,从来对两位老人家不闻不问的大伯要求把爷爷接过去,美其名曰:妈已经不能动了,让爸到我那边去,这边也好轻松点。爸爸这边没有说什么,可是爷爷怎么也不肯过去,还直嚷着没有那个儿子,后来还是过去了,还谁知道,过去之后,没有几天,我跟姐姐被召回,说爷爷不行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身体硬朗的爷爷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呢?我立马赶回家,到大伯家去看爷爷,这时的他,已经没有气息了,脸色蜡黄,我看着,心里疼。老妈拉过我,说:“你爷爷到了大伯这边,就再也不肯吃东西,昨天我过来看他,他精神很好,非要吃我做的面,我就回家做了一碗端过来,谁知道今天就不行了。”老妈说着,声音都哽咽了。我没有说话,转过头。

这件事情过后,老爸的心情就很不好了。有一天下午,我在外面,他回来了,对我说:“妮妮,我饿了,有饭吗?”我赶紧跑进屋,把饭热了给他端出来,他也没进门,就在家门口,蹲在那儿,手捧着碗,也不吃。我看着他,突然间,他把碗一扔,手捂住脸,呜呜着:“你知道村里人怎么说我吗?他们说我嫌弃老人,就这么把人给折腾没了。”我抱着他,说:“爸,别管别人怎么说,我们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好了。”

可是,家里的气氛却也是越来越不好了,老妈怪爸爸那阵把爷爷给送过去了,老爸现在也是有苦难言,不知道该给谁说,或许是老妈的脾气有些强硬,结果,在某一天,出事了。从妈妈和姐姐的隐隐约约谈话中,我知道,爸爸的心,似乎不在家里了。

我已经上高三了,学校离的也远,原来我是很喜欢回家的,因为在家里可以看到爸爸妈妈的微笑,每一次离开我都很舍不得。可是现在,我不愿回去,我害怕面对着争吵不停的场面。

学校文理分科,我回去了,可是没有回家,去了外婆家,妈妈在那儿,那天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恐惧,说出来在别人眼里可能是小菜一碟,但是给我留下了后遗症。那阵的我恍恍惚惚,妈妈给我洗完了衣服,就要甩干,衣服放进去,机子转动了,我就盯着那个一眼不眨,突然间一声巨响,我惊醒,甩干桶坏了,因为衣服夹在里面,老妈也很恐慌,其实我知道,她的心里也不好过。那天晚上,我发烧了,第二天烧还没有退,可是学校的事情也不能耽搁,老妈让姐姐陪我去学校。

在中途倒车的时候,姐姐给我说去打电话,其实我知道,她可能是去给那个人打的,车快开了,我也没有喊她,或许她做这件事就是不想让我知道,不想让我操心,那我也没有必要说破,只是,车开了,我看着姐姐的眼睛,她也看见我了,她没有追,我相信,她看见了我的眼泪,也知道,她会明白我。

上课时时走神,精神也不集中了。明知道是高三最后的冲刺阶段,不容有失,可是,我控制不了。

当天晚上,有人喊我:“妮妮,外面有电话找。”我下去接,是妈妈,她说:“走的时候你不是发烧了吗?现在好点没?”我说:“没有啥大问题,你不用担心。”

第二天中午,许久没有见面的老爸来看我了,我很惊讶,面对着他,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说:“我听***说你发烧了,现在咋样?”说完用手来摸我的额头,鬼使神差地,我躲开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躲开,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伤痛,我已经没有办法回应。只能说:“都没事了。”“没事就好,我就放心了,那我走了。”他把东西放在我手里,就走了。我把东西拎进教室,坐在位置上发呆,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冲下楼,等我跑到二楼,老爸已经走出了教学楼,我停下脚步,盯着他的背影,泪水流了下来,难道我真的不能原谅他吗? 一个阶梯一个阶梯走着,铃声响了我还没有进教室,好姐妹看见我在外面,出来叫我,看到我的眼泪,她问:“宝贝,怎么了?”我摇摇头,抱着她狠狠地哭了,然后擦干泪水,走进教室。

那段时间,我跟姐姐的联系方式就是写信,我怕给妈妈打电话,我怕听到她的声音我会伤心。我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支撑我集中精神,虽然他们都说,家里的事情大人自会解决,你的首要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可是我想问,我如何才能静下心来好好学习?

慢慢地我变得烦躁,爸爸妈妈的关系也并没有改善,妈妈整天操心着爸爸去了哪儿,看见这样,我就会大声对她说:“他爱去哪去哪,你就别管了。”有天晚上,妈妈让爸爸的战友载着去找爸爸了,我跟姐姐站在大门口,她对我说:“你就别朝妈妈大小声了,你以为她心里好过吗?”说完她就回去了,她没有碰我,如果她站到了我的面前,就知道,这个时候的我,早已经泪流满面,以为那样对妈妈说话我就不难过吗?我也不舍得。

回去之后,我给爸爸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塞在了抽屉里。

第二天回学校,下了车,我就给爸爸打电话:“爸爸,是我,妮妮,我给你写了封信,就放在第二个抽屉里,”这时,我已经泣不成声了,也顾不得话吧老板诧异的目光,“我希望你能认真地看看,我很爱你!”后来,我在妈妈的包包里发现了这封信,至于怎么会到了她那儿,我没问,她也没说。

日子还是这样子的过着,彼此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改善,我想我的功夫是白做了。转眼间高考了,这一年,我没有考上,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可是所有的人都很吃惊。爸爸妈妈没有怪我,妈妈还安慰我说:没有关系,今年不行还有明年。我抬起头看着她,说:“我还可以吗?”“宝宝,你行的。”这时,我听见后面,一个叔叔对着爸爸说:“我看妮妮今年的失利,跟你有很大关系。”我回过头,看着爸爸,他也盯着我,我低下头,谁的错,这还重要吗?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