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四川渠县土溪镇3000亩蔬菜成伤心菜出路在哪图牛矢果

发布时间:2020-10-18 15:33:13 阅读: 来源:耳坠厂家

四川渠县土溪镇3000亩蔬菜成伤心菜出路在哪(图)

往年这个时候,渠县土溪镇万合村、上游村、先锋村的菜农们正闲下心来,喜滋滋地盘点春季蔬菜的丰厚收入。然而今年,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因为遭遇销售困局,青椒贱到两三角钱一斤还没人要,不少菜农懒得采摘,任由它们零落成泥。菜农们感叹:这个春天算是白忙活了一场。

从往年的抢手货到今年的“伤心菜”,土溪镇3000亩蔬菜基地究竟遭遇了怎样的变局?6月23日,记者前往该镇进行调查。

坐地销售 往年菜农赚欢了

出土溪场镇1公里多,公路边一块“达州市常年蔬菜基地”的牌子格外醒目,放眼望去,滔滔渠江逶迤而去,大片开阔的河滩菜地连片,满目青翠,间或种着少量的玉米,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葡萄坝3000亩蔬菜基地,涵盖万合村、上游村、先锋村,并幅射周边6个村。

当地村民说,河滩地势低、土质好,汛期易受洪水袭击,种庄稼不现实。聪明的当地人巧打时间差,很早就有利用枯水季节种植露地蔬菜的习惯,除7月至9月汛期农闲外,其余季节全是种菜。

前几年,政府引导农民调整产业结构,扩大蔬菜种植面积,现在90%的农户靠种菜为生而且经验丰富;品种主要是俗称“菜辣子”的青椒,还有茄子、黄瓜、西红柿、豇豆、四季豆,以及甘蓝、花菜、萝卜等时令蔬菜。

种菜让葡萄坝农民尝到了甜头。土溪镇镇长肖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青椒为例,一亩地可栽3500株,一株摘几茬,单株纯收入2元,一亩地可收入7000元,家有几亩地,收入几万元是很平常的事。

“过去,我们的蔬菜根本就不愁销路,一般人家都要纯赚四五万元。”万合村5组蔬菜种植大户、经纪人张赛军很是怀念过去的风光。“往年青椒开市价都是一块七八,之后随着其它地方青椒陆续上市,价格逐渐下跌,最少也要卖七八角钱一斤,七八天就要轮摘一茬。每天十几二十台车上门收购,最多一天销售了80多吨蔬菜。”依靠种菜,家家户户盖起了新房,公路两侧全是体面的楼房,俨然一条乡镇街道。

门前冷落 今年销路不行了

市场经济充满变数。曾经畅销通南巴平和渠县、达州、南充的葡萄坝蔬菜今年遭遇“滑铁卢”,客户不上门,蔬菜卖不动。

6月23日上午8点多钟,记者在该基地看到,聚居的民房冷冷清清,一些人家关门插锁,一些村民坐家闲耍,一畦畦菜地里满是待摘的青椒、茄子、豇豆等时令蔬菜,看不到一个忙碌的人影。往年大车小辆、热火朝天的收购场面不复存在。

销售受阻,菜贱伤农。“青椒0.25元一斤,一天都只能卖一两车。”作为蔬菜基地3个经纪人之一的张赛军愁眉苦脸。因为无法及时采卖,一些农户干脆任由青椒烂在地里,黄瓜、茄子、豇豆等时令蔬菜同样销售不畅。记者采访时,看见两块地里的西葫芦已经黄了,没法吃了,村民说“懒得管了,烂了算了”。

尽管这样,还是有农户把菜挑到土溪场镇“碰运气”。记者在去镇政府采访途中,遇到万合村6组村民周国蓉在街边叫卖青椒,要价0.5元卖0.3元,黄瓜要价1.5元卖1.2元,她说“还不好卖”。另一位老太婆则挑着卖剩的茄子,不厌其烦地向一家家饭馆推销。

3000亩蔬菜日产量数十吨,“土溪场镇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加起来只有1.5至1.8万人,要想就地消化根本不现实。”镇长肖毅说。

辛苦一个春天,收入打了水漂,菜农们郁闷不已。万合村5组张赛云种了三四亩地的蔬菜,以前收入三四万元,今年只有八九千元;而同村的周国清,今年仅有四五千元。他们说,今年销得好的人家,收入也就1万元左右,一般的只有几千元。

及时补救 土溪蔬菜缘何滞销

5月下旬,葡萄坝蔬菜基地曝出滞销的消息后,当地党委政府采取了一些补救措施。特别是青椒采收后期,土溪镇政府加大了外销力度,主动联系客商,召集经纪人开会,与县商务局、县工商局对接启动土溪蔬菜“进超市、进学校、进单位伙食团”活动,并将蔬菜品种、价格等信息发布到网上。其时览阙路修路限行,镇上还派出一台服务车开道接送,不让前来拉菜的汽车受影响。但是,这些“迟来的爱”并没有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没能从根本上缓解卖难问题。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土溪蔬菜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土溪镇万合村党支部书记王帮平总结了三个原因:一是天气影响。今年春天气温偏低,蔬菜上市推迟了20天左右,集中采收时与其它地方蔬菜“撞车”,出现卖难。二是青椒采收中期阴雨连绵,病虫害增多,腐烂的多,品相不是很好。三是过去主要的销售地通南巴平今年发展了大面积的青椒和时令蔬菜,外销市场没了。此外,菜农们说,专业合作社没有充分发挥联系客商、拓展市场的作用,也是销售遇阻的原因之一。过去,葡萄坝蔬菜光是坐等客户上门,就能销售一空;今年形势突变,专合社缺乏销售信息和客商人脉,“守株待兔只能等死”。

出路在哪 政府和专合社应服好务

打造葡萄坝蔬菜基地,土溪镇政府当年没少下功夫。镇长肖毅说,前几年遭遇洪灾,光清理淤泥、翻耕河滩地,政府就花了几百万元,同时硬化了田间便道,平时还对农民进行病虫害防治等技术指导。

针对农民反映“土溪镇没有农贸市场,上街卖菜被城管撵来撵去”的抱怨,肖毅这样解释:农贸市场是个遗留问题,当年开发商在农贸市场坝子上修建了商品房,底楼修成单间门市,而将农民自产自销的市场设在了楼上。农民都有沿街摆摊卖菜的习惯,不愿上楼销售。今年,蔬菜卖难问题出现后,镇政府专门规划了一条街作为菜市场。

记者采访时,菜农们说县上去年承诺每亩蔬菜给予200元补贴,至今未兑现。肖毅说,补贴的问题镇上正在与县上衔接。

有种菜习惯,有种植经验,有成片规模,那么土溪蔬菜出路何在?

肖毅说,作为一级政府,带领农民增收致富责无旁贷,政府该做的就是服务。“我们只能引导农户种植,种什么种多少不能强制干预,土溪蔬菜销售渠道主要是外销,市场调节谁也不能完全把握。”今后,政府要主动掌握周边相同品种的种植、面积等情况,引导农民调整种植结构,改变传统种植模式,鼓励发展名特优新蔬菜,产前摸信息、产中供技术、产后找市场,充分发挥专合社“走出去”的作用,让农户既丰产又丰收。

南京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

北京市治晚期流产的医院怎么样

上海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