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业大户不能承受之重

发布时间:2020-07-13 10:46:46 阅读: 来源:耳坠厂家

最近,记者在不少农区走访发现,随着新型职业农民大量涌现,农业规模化、集约化程度不断提高,但应与之配套的农技推广、农机服务、病虫害防治、产品营销等农业社会化服务发展相对滞后。社会化服务供给不足,使不少种粮大户不得不在生产各环节“自操自办”,费心费力同时效率也不高。

“花钱也买不来服务”

“如果专业组织能提供低成本服务,何必下血本买这么多农机?”谈到自己花70多万元买30多台农机的事,重庆彭水县联合乡种粮大户何世素话语中透着无奈,“要提高种粮效率,必须靠机械化,但县里农机合作社规模太小,花钱也买不来服务”。

彭水县许多种粮大户与何世素有着同样的苦恼。彭水县农委主任罗远江介绍,彭水县耕地面积超过70万亩,2012年种粮大户增长到118户,县里只有1家农机专业合作社,合作社里有15台农机具,“平均约8家大户才能分到一台农机,能搞出啥服务”?

即便在农业社会化服务水平较高的河南农区,不少农业大户也面临相同难题,其结果同样是农户不得不自己包揽一切。

河南息县彭店乡农民柳学友,流转了3000多亩地种高粱,他说:“高粱种植对播种技术、农药施用等有很高要求,但县里植保合作社技术人员很少,雇工大多是55岁以上的闲散劳力,很多人不会使用新型农机具,药物配比等掌握得也不够精准,农药残留时常超标。”

没办法,柳学友只好自己组织20多人的植保劳务队,从育苗、播种、田间管理到收割、归仓,环环不落,包揽一切。

不少农业大户坦言,自己包揽所有生产环节,成本高,还会造成资源浪费。农业生产就是抢天时,不少大户的农机具主要是在农忙时的两三个月使用,其他时候都是闲置的,风吹日晒,折旧得厉害,用不了三四年就要换新的,但在目前情况下没有别的办法。

记者采访发现,随着农业大户大量涌现,他们的种地规模达到几百亩甚至上千亩,对农业生产配套的要求提高,同时对农产品标准化生产、质量安全保障以及品牌营销、市场推广等方面的要求也在提高,社会化服务这一“短板”越来越凸显。

新需求缺口更大

“以前一谈到社会化服务,咱庄户人想到的不外乎统一机耕、机收,统一施肥、植保,但那都是‘老皇历’了!”安徽界首市光武镇农民齐岗拉着记者说起他们的“新需求”:过去一户最多种地几十亩,现在可能上千亩,机械化服务之外,粮食产量大了,晾晒烘干犯了愁,这方面的服务需求更迫切。

2011年以来,齐岗包了1200多亩土地,一季要收130多万斤粮食。“没有烘干设备,这么多粮食只能露天晾晒,占地要上百亩。实在没地方晒了,就只能摊到公路上。”齐岗说,自己买烘干设备要投入上百万元,如果市里有粮食烘干专业服务组织,就能解决这个大问题。

除了晾晒烘干、农机服务外,在安徽省界首市芦村镇,种粮大户王明杰最渴望得到承包经营前期的综合指导服务,如土壤改造、地块整治、经营前景评估等,他说,市里还没有一家社会化服务组织能满足这些需求。

记者还发现,诸如农产品质量检测、农产品品质管理及专业化农业墒情、虫情、病情、气温监测等新型农业社会化服务内容,在不少传统农区也非常缺乏。

河南省武陟县乔庙乡马宣寨村种粮大户王福军流转了1700亩地,年产粮超过300万斤。“大户种粮最关心的是粮食收储、供求及粮价走势预测等专业市场信息,但现在这些服务基本还是空白。”王福军说。

“现在种地还讲究精细化生产、标准化管理、品质化服务,我们生产的是无公害大米,每批次产品都要检测农残是否超标、包装是否合格。”王福军说,由于社会化服务组织无法满足需求,只得自己花40多万元买了气象测谱仪、农药残留速测仪等。

重庆市农委科教处处长欧阳柬认为,长期以来,不少农区社会化服务发展都存在一个问题,即主要集中在农业生产环节,而新型农业主体所需要的经营管理、市场营销、品牌建设等服务,发育极其不足,也未引起足够重视。

欧阳柬说,现在不少农业规模经营户遇到了种地新问题,表面上看是因为农业社会化服务发展滞后,其深层次原因在于,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在转型升级过程中,与传统的社会化服务体系产生了脱节。

培育农业服务市场 密切利益联结机制

采访中,不少专家、干部认为,目前制约农业社会化服务发展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是社会化服务组织发育滞后,服务市场总体仍处于培育过程中,难以有效满足农业规模化、集约化发展需求;二是社会化服务组织和农户对接不畅,尚未形成完善的利益联结机制,无法形成推动农业发展的合力。

他们建议,政府部门应该做好农业社会化服务发展规划,培育好专业服务市场,在合理匡算服务成本的前提下,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或贷款贴息等多种方式,推动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尽快成熟。

同时,在未来农业社会化服务发展中,也应做到“市场的归市场、公益的归政府”。记者在采访中感到,越是农业大户、越是现代化程度高效益好的经营主体,对农业社会化服务的需求越丰富、越迫切,这折射出通过市场化途径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的巨大空间。

一些基层干部表示,对诸如测土配方施肥这样的成本较高、盈利空间不大的服务项目,政府要承担起主要投入责任,确保公益性社会化服务项目取得实效;而对有市场前景、有盈利空间的服务项目,就应尽量放开,减少干预,使市场得以充分发展。

在具体形式上,可以通过鼓励合作、参股等方式,加强社会化服务组织与规模农户之间的利益联结关系,形成灵敏的服务供需信号,真正推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完善、成熟。

“在河南不少地区,农业企业、专业合作组织为了推广新技术、销售新品种,愿意主动为农民提供服务,结成‘利益共同体’,这也是未来社会化服务发展的重要方向。”河南省农业厅总经济师魏仲生说,通过利益捆绑,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这样才能使服务内容真正切合职业农民需求,达到共赢目的。(记者 李松 张兴军)

阿勒泰西服设计

赣州工作服设计

安顺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